Site Overlay

哲理传说之最必要救助的,最亟需大家协理的人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到云南最边远、最原始的少数民族独龙族采访当地的一所小学,有这样几个镜头:
老师问:后年是什么时呢,是已经过去了,还是没有过?
总共19个学生,5个举手表示已经过去了,5个举手表示还没有过去,另外的一些同学一脸茫然。
老师问一个学生:今年多大了? 学生:12岁 老师又问:那去年你几岁?
这个学生似乎扭捏了半天,也想了半天,脱口说:10岁。
镜头并不是告诉我们什么地方最落后,而是要我们知道,天底下,谁是最需要我们帮助的人。

最需要我们帮助的人

                                                                     
                                       举手者,勇气也

最需要我们帮助的人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到云南最边远、最原始的少数民族独龙族采访当地的一所小学,有这样几个镜头:
老师问:后年是什么时呢,是已经过去了,还是没有过?
总共19个学生,5个举手表示已经过去了,5个举手表示还没有过去,另外的一些同学一脸茫然。
老师问一个学生:今年多大了? 学生:12岁 老师又问:那去年你几岁?
这个学生似乎扭捏了半天,也想了半天,脱口说:10岁。
镜头并不是告诉我们什么地方最落后,而是要我们知道,天底下,谁是最需要我们帮助的人。

                                                                     
                                              苏道珍

       
凡事,惟怯懦难成。因怯懦,则往往不与自己机会。但凡遇事便畏首畏尾的人,是很难享受到自信的愉悦之美,而成功的体验就更少。这是我对学生们在日常学习中不积极主动参与学习的忧虑。让他们举起手来,回答问题,畅谈观点似乎太难了。而他们也视被动学习为自然。其怯懦者何?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直到我在朋友圈看过一个视频后,我更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视频说的是美国北弗吉尼亚州的一个11岁小姑娘,面对镜头镇定自若,大谈自己为何会至死不渝的支持特朗普总统,我真的被那种阳光自信的模样、有板有眼的腔调、侃侃而谈的率性深深吸引了。这位小姑娘思维何其敏捷,逻辑何其清晰,仪态何其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对自己未来人生的规划何其明确具体!即使很多过了而立之年的人也未必对自己的未来有如此明确的认知啊!实非众多浑浑噩噩、虚度人生者堪可比拟。这是一个有勇气、有智慧、有理想、有追求的的姑娘。

       
有勇气,有智慧,有理想,有追求,这些是生命之所以有意义的必然前提。这让我们想到我们的孩子,他们肯定是有智慧,有理想,有追求,但他们似乎少有表现自己的勇气。而勇气,往往是一个人走向成功的原始资本啊!我们的孩子少有这样表现的,如果他们也是这样,我们会怎么看?至少我们就不会惊奇于一个美国女孩的如此谈吐了。我们中间如果有这样的孩子,我们会有很多否定的想法,我们会不会说他们乳臭未干、信口雌黄,不知天高地厚?我们会不会觉得他们不懂得“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道理?我们会不会说,先出头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早起的虫子被鸟吃。中国明哲保身、动辄得咎的学问太多了,我们一动脑子,便产生了“套板反应”。

       
当然,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总结的经验我们本是不可厚非,没有过那样的经历,自是没有发言权,因为人人都是以己有之经验移之于他物的。但我们还要知道刻舟求剑、循表夜涉的经验是不可照搬的。中国的传统文化要把我们的孩子浸染成温、良、恭、俭、让的谦谦君子,而非于千千万万人中敢于振臂高呼“我有一个梦想”的马丁·路德金。事实证明这样不行,如果我们的孩子依然“徘徊不敢走进门”,鲁迅先生又该大骂“孱头”了。所以我们要鼓励我们的孩子拿出勇气,说出自己的看法,让他们畅所欲言,并勇于践行。这也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我们要清楚,学生的怯懦表现,与我们为人师者也有关系。时代发展到今天,知识已经不再是贵族的特权,而是人人要有的素养。但我们师道尊严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威却依然还在作祟,民主、平等和谐的教育氛围还远没有形成。我们的教育,也还在很大程度上是一言堂,满堂灌的,是追求师道尊严、学生乖乖听话的教育。听话当然好,真得有那么好吗?听话就比会讲道理要好?就比没自己的想法要好?我看未必。

       
前两年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给我印象很深刻:某国际学校的老师出了一道开放性问题,“你对其他国家的食物短缺有什么自己的看法?”
非洲学生问:什么叫食物? 欧洲学生问:什么叫短缺?
美国学生问:什么叫其他国家?
中国学生问:什么叫自己的看法?这个段子里的“什么叫自己的看法”的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深究下来,未尝不让我们出一身冷汗,夫子讲话,岂能让学生置喙?
我们会发现,在小学里,老师提问,学生都举手,初生牛犊不怕虎,勇气十足;在初中里,老师提问,一半学生举手,勇气丧失一半;高中里,老师提问,没人举手,勇气尽失。偶有举手者,反被认为脑子有问题,会遭到“足羞”“近愚”的嘲笑。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后来就都不举手了?有没有可能我们孩子的很多想法在萌芽中就被我们给扼杀了?他们很多优秀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或欣赏。我们的学生都是被考“大”的,考试都是有标准答案的,跟答案不符合的个人想法是错的,至少是不得分的。甚至于,我们的教学,也是大一统的,统一教案,统一教法,……中国少有自成风格的教师,因为在冲出来之前,就被“否”掉了,当然这怨不得别人,还是自己不够强大到有自己的别树的一帜。于是,我们的孩子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当狄仁杰在电视剧里问“元芳你怎么看?”时,引得我们哈哈大笑,我问我的学生怎么看时,其他同学也捧腹大笑。我们有时候会大发雷霆,一个问题讲了八遍,考试的时候还是做错。我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教,也习惯了对教不会的学生满腹牢骚。这个时候我们就忘了我们的教法之外,还有一个学法,学生也还有一个自己的想法,自己没想通,教法是奈何他不得的。

       
想法决定行动。我觉得我们的孩子还是要先有让自己成为一个勇敢的人的想法。歌手谢春花的歌《借我》很是打动人,它是对勇敢的呼唤:“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借我说得出口的旦旦誓言,借我孤绝如初见,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人有勇气,自是动人。

       
在教学中,我决定让班里的学生都举手来发表自己的看法。于是,我把“在课堂上只要老师提问,不管会不会都必须举手”列为班规第一条。我说,同学们,来,都举手!谁不举手,我就先提问谁。于是大家都不情愿地把手举了起来。我说,以后,不管懂不懂,会不会,只要老师问,都要举手,为什么要让大家这样,就是为了让大家战胜自己退缩、怯懦的心理,让自己成为一个勇敢的人,同时训练自己把握机会的能力,训练自己仓促中积极应变的能力,训练自己瞬时的爆发力。我们人生中的很多事,没有人等着所有条件都具备了才让你开始的,我们熟知的《蜀之鄙有二僧》中讲的两个和尚去南海的故事就说明了不管有没有条件,条件充分不充分,先上路再说的道理。唐僧西天取经并没有等收完徒弟再去,而是边走边收了三个高徒;很多作家写小说也不是把所有的情节都构思好后才开始写,很多灵感都是伴随着写作的进行而产生的。邓稼先为首的科学家造“两弹”,有啥条件?边吃窝头边打算盘,开始像个笑话,后来不就成了神话。问题会不会,说说看,行不行,试一试,先把手举起来再说。如果老师有幸提问到你,马上开足脑力,碰撞思维的火花,跳起思维的芭蕾,可能你都会被自己的表现惊呆!真正的优秀是尝试出来的,是实践出来的,而抢占先机,把握机会则是要需要平时的训练的,你连尝试的想法都没有,自然你会失去很多把握机会改变命运的机会。

       
现在,我一上课,已经没有学生不举手了,他们也日渐活泼,健谈,也更加阳光、自信。举手者,勇气也。请不要连举手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