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爱的能量,坚强了生平的姑奶

  胡曦八岁那年,外出打工的父母在一次事故中双双遇难,他瞬间成了孤儿,寄养在城里打工的小叔家。小叔一家三口租住在二十多平方的棚区,本来就拮据的日子,突然增加一个半大的孩子,越发捉襟见肘。
  小叔对不幸的侄儿百般爱怜,在朋友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将这个无城巿户口的侄儿报上名,送到附近的一所小学就读。
  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改变,需求的提高,在一些不良少年的影响下,小胡曦由刻苦、节俭、勤学、慢慢地变成懒散、攀比、逃学、有时甚至偷偷摸摸,打架斗殴。恨铁不成钢的小叔耐心诱导,苦口劝告,小胡曦开始还能唯唯诺诺地有所收敛。俗话说“菜园的茄子挨休了,”次数多了,小胡曦心里产生逆反,对小叔的话有些不耐烦,由阳奉阴违发展到还嘴斗口,有时干脆日夜不归。
  看着日益长大的胡曦逐渐变坏,小叔用尽招数。好话哄,金钱买,甚至打骂动粗,可是要训服这头无缰的野马为时己晚。小胡曦像溃口的洪水,土堵的越多,浪涌的越急。
  十七八岁的小胡曦转眼出落得一表人材。他读书不多,偏又不干粗活,整日无所事事地闲逛。但穿着却越来越时尚,戴名牌手表,着时尚衣服,快乐萧洒。小叔明知这些东西来路不明,但是长大了的侄儿早已由不得他,只能听之任之。
  其实,这时的胡曦己是一个手段高明的窃贼,也不知从那里学来一手开锁的功夫,不管么样的锁到他手上都如同虚设。他不偷穷人,专盗富户。一旦锁定目标,就穿鞋套,戴手套开锁入室。得手后尽量将室内陈设恢复原状,确认现场不留一点痕迹才迅速离开。他的高明就在于失主被窃后仍浑然不觉,到发现己时过境迁,即使报警,现场己没有一点勘察的意义。
  胡曦最瞧不起那些破门扭锁把现场弄得一片狼藉的小偷,他不屑一顾地说:“那不是偷,是抢。开门入室,不显山露水那才叫窃。”
  胡曦和别小偷不同,不贪得无厌,不频繁出击,仅为生活所需才不时露那么一手。就是不时露的那么一手,足以对人们造成恐慌,也使当地警方不堪其扰。公安局早已挂牌督办,以警长钟睿为首的专案组经过漫长的侦察,好不容易发现这个窃贼的蛛丝马迹。就在快要锁定目标时,这个窃贼突然遁声匿迹,像空气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胡曦像一只狡猾的狐狸,凭直觉发现身边潜在着危险。他悄悄在巿郊租了间房子,深居简出。一天他坐在塘边林荫道旁的一块石头上,喝着矿泉水,无聊地看着水里的游鱼,出神地听着蝉鸣。突然耳边响起一阵急促的自行车铃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狠狠地一下撞入鱼塘,同时感到后背火辣辣地疼痛。
  被撞懵了的胡曦喝了两口污水,心里暗想“完了、完了,警察到底找来了。”等他在水中站定一看,才将悬着的心放下。只见一位漂亮的姑娘和一辆自行车跌倒在他刚坐过的石头上。白底红花连衣裙膝盖的位置被撞破,修长的秀腿鲜血淋漓。由于疼痛和惊吓,丰满的胸脯急促地起伏,长长的秀发凌乱地披在额前,细柳眉下一双饱含泪水的眼睛惊恐地望着他。
  看着闯祸姑娘惊恐的目光和无助的神情,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胡曦强忍一团无明之火,把一股怒气化作一腔同情。他爬上岸,缓步来到姑娘的跟前,蹲下身双眼紧盯她。
  “请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姑娘顾不得疼痛,拼命地向后挪动竭力躱开他。
  “别动!让我看看。”胡曦不由分说,一手抓住姑娘受伤的小腿,一手掀起她连衣裙的下摆。
  “大哥!别这样,求你了,我真不是故意的,饶了我吧?”胡曦的举动,把姑娘吓得花容失色,一边拼命地挣扎着抽动大腿,嘴里一边哀求。
  “别喊!喊什么?都摔成这样,有么事好喊的?”看着姑娘血肉模糊流血不止的膝盖,胡曦把未喝完的矿泉水倒在伤口上冲洗。由于疼痛,姑娘闭上眼睛任他所为。突然,耳边响起“嗞啦”的裂帛声,姑娘警惕地睁开眼睛,见胡曦身上半新的T恤衫被生生撕下半截,包扎在她流血不止的伤口上。
  听着胡曦霸道的语气,看着他友善的举动,姑娘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包扎完毕,胡曦在水边洗尽身上的污泥,不声不响地扶起自行车对姑娘说:“你这一跤确实跌得不轻,我算是被你坑苦了。”说完弯下腰,抓住她的双手说:“上车吧?到医院去,要不成了跛子怎么嫁呀。”
  姑娘的确摔得不轻,挣扎着想站起来又力不从心地坐了下去,几次努力都是徒劳。胡曦笑着说:“大小姐,别逞强了,如不介意我能抱你吗?”也不管姑娘答应不答应,弯下身,一手托起姑娘的双腿,一手抱着腰,轻轻地放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胡曦推着自行车,姑娘身不由己地双手搭在胡曦的肩头。
  “哎哟!差点忘了,你叫什么?住在那里?快告诉我,要不别人还以为我拐骗妇女!”胡曦突然停住车,故作惊恐地问。
  姑娘满面含羞,低头轻轻地说:“胡说什么呀!你不就是学了一次雷锋吗?拐弯抹角地问我的名字,用得着吗?”
  “用得着,用得着,等会到医生问我你叫什么,我说不知道,别人么样看我们!”胡曦嘻笑地说。
  “我叫秋月,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超巿上班。”姑娘羞怯地说。
  “喔!秋月,好漂亮的名字。”他们像一对兄妹,更像一双情侣,一见如故地侃侃而谈。
  安排好姑娘住院,联系了她的家人,胡曦感到从未有过的兴奋。多美丽的姑娘,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异性使他想入非非。有生以来他第一次体验到爱的滋味,感受到爱的甜蜜。出租屋内的胡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地一夜无眠。
  第二天,胡曦换上一身新装,提着水果礼品早早来到秋月的病房。秋月的父母见这么一个英俊萧洒的青年在讨自已女儿的欢心,早己喜上眉梢,乐在心窝。
  “伯父伯母,是我不好才使秋月受伤,你们工作忙,我这几天正好休假,就让我来照顾她吧?”刻意讨的胡曦好大包大揽地说。
  秋月父母忙说:“小伙子,是我的女儿不小心撞了你,道歉的应该是我们,怎好意思再麻烦你。”
  秋月的父母都在中学任教,女儿突然受伤使他们措手不及,正愁没人照顾。见如此漂亮的一个小伙子,主动承担责任,要求留院看护,何乐而不为。但想到终归是自己女儿不好,怎好连累人家,如是对胡曦说:“小伙子,你要是有功夫就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工资我们照付。”
  “大伯大妈不要客气,说什么工资,不是小瞧人吗?此事本来就因我而起,照顾小妹是理所当然。”胡曦客气地答应着。
  一场交通事故,使胡曦走上桃花运,他为秋月买饭菜,洗手脸,削水果,冲牛奶,照顾得体贴入微。
  “多么完美的组合。”“真是天生的一对。”邻床病友的窃窃私语,听得他们面红耳赤。
  几天来,胡曦在欢乐中度过,也在痛苦中煎熬。他无法面对现实,一个是如花的少女,一个是龌龊的窃贼,他甚至沒有勇气面对秋月的眼睛,那一汪明亮的秋波不断冲刷他肮脏的心灵。他暗暗发誓一定要与过去决裂,即便穷死饿死,再不做那见不得天日的勾当。他决心要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们相恋了,如胶似漆,难解难分。胡曦在一家食品厂谋了一份管仓库的差事。因为秋月,爱发挥出的潜能是无法形容的,他一改十几年的恶习,彷佛脱胎换骨地变了一个人。出货进货不知劳累,账目现金分毫不差,深得老板和同事的好评。更可喜的是,他们的婚事也得到秋月父母的认同。己选选好吉日,请亲戚朋友为他们举行热闹的订婚仪式。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秋月家高朋满座,鞭炮齐鸣。赞誉声、祝福声、贺喜声、说笑声、两间不大的斗室充满了融融的喜悦。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身材魁梧,双目有神,四十来岁的中年大汉悄悄来到小巷,在门外往返徘徊。他就是警长钟睿,经过几个月的明察暗访,摸排布控,钟睿最终将开锁入室的盗贼锁定在胡曦身上,一路追踪到这里,准备在订婚仪式上将他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十二点刚到,正在主持人宣布订婚仪式开始的时候,突然门外人声喧哗,有人惊慌地高叫“六楼窗户外挂着两个孩子,快救命呐……。”听见这恐惧的喊声,参加订婚仪式的人们纷纷从室内涌出,抬头看见对门六楼的防护网上挂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三岁不到,一只小脚横在铝合金栅栏上,另一只小腿已透过栅栏悬在空中,人倚在墙上,哭得声嘶力竭。女孩五岁不到,可能是试图扒在窗台上拉男孩,由于力量太小,抓住男孩却沒有力量拉起来,终因体力不支倒挂下来,头下脚上地卡在防护栏上动弹不得,那姿势别说爬起来,恐怕连哭都不可能。更揪心的是那几颗小螺丝,承受两个孩子的重量还能撑多久?
  一霎时,拨110、打120、还有要119的声音响成一片。几个冲上六楼的汉子很快又冲了下来,原来,出事房间的两道铁门被牢牢锁死,从室内救援己是不可能了,所有在场的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有热心的巿民从家里抱来棉被床单,牵开绷紧在窗下拉成一块块临时防护网。
  119、110、120响着警笛很快到了,可是看着宽敞的小巷,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带有云梯的消防车硬是开不进去,人们刚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上。
  女人到底心软,秋月望着防护网里两个沒有声息的孩子,早已是泣不成声。看着眼前的情景,看着心爱人的悲伤,胡曦一把抓住秋月的手,轻声说:“亲爱的,多保重。”说完,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上六楼,在腰间摸出小包,掏出一块带着细钢丝的金属片,两道门不足三分钟就顺利打开。胡曦一个箭步跑到窗口,一手一个提起孩子,交给蜂涌而至的人们。
  两个孩子得救了,人们赞美英雄,为胡曦欢呼鼓掌。胡曦却面无表情悄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警长钟睿被眼前一幕惊呆了,胡曦的举动在他的心里撞起了火花。罪恶之技只有罪恶之心才能产生罪恶,罪恶之技如果有善良之心同样能为民谋福。想到这里,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盖有红色大印的小纸片,慢慢地撕得粉碎。
  胡曦径直走到警长钟睿的面前轻声说:“别声张,莫惊扰了他们,我跟你走。”
  警长钟睿看了眼前这位青年,真是爱恨交织,轻轻地说:“我不认识你,原来的胡曦已经结案,你走吧,祝你好运。”
  黄梅县第三人民医院     熊道正

这两天看了两部电影。似乎看得有点多。

文|没故事的北方姑娘

今晚是《罪恶之家》。英国电影。背景是1912年。一个华丽的大厅里,一家人正在庆祝女儿的订婚,觥筹交错。父亲Mr.Birling很是满意未来的女婿。

1

“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自从他结婚之后,这个家就没消停过”姑奶在电话中吼叫道。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在晚上接到姑奶的哭诉电话了。

原因无外乎就是又和儿媳妇吵起来了,说真的,在小叔没结婚以前,姑奶不是这样的,在我的印象中,姑奶勤劳,肯干,平日里,从不多语。说到姑奶,周围的邻居也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

 这时候,门外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位警长,Inspector
,开始对席间内每个人进行严厉的问询。因为,一位年轻的姑娘今晚自杀了,姑娘留下的一本日记指向了这家人。

2

姑奶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又都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姑爷又很顾家,姑奶踏实肯干,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在那个小村儿里,姑奶家可以称得上是人人羡慕的。

眼看着,小叔到了要结婚的年龄,街坊邻居好像比姑奶还着急,都上赶着给小叔介绍对象,原本抗拒的小叔,在姑奶和小姑的劝说下,开始了他的“相亲之路”

小叔见了很多姑娘,可都没有结果。姑奶见小叔没有相中的,也就不管了。姑奶本就不是教条的父母。随小叔去吧。

直到有一天,小叔兴冲冲的回到家,告诉姑奶一家,他有对象了,姑娘是卫生所的护士,姑奶一听,乐的不行,催小叔赶快把姑娘领回来看看,小叔却不着急的说:“不着急,先处处看,稳定了,肯定带回来”姑奶也就不再多问什么了。

先是柏林先生,两年前,他辞退了一位名叫Eva
Smith的姑娘,因为她煽动工厂罢工。

3

其实,小叔之前谈过不少对象,也带给姑奶见过几个,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就都分手了。

这次却不一样,小叔把小婶带回家的那天,就提出了要结婚,姑奶又高兴,又有些犹豫,毕竟,她还不了解儿子要娶的是什么样的人。

小叔第一次把小婶带回家的那天,我们都不在场,后来妈妈问姑奶,觉得这姑娘怎么样,姑奶说:“算是有份稳定的工作,是卫生所的护士,可这姑娘,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就见了这一次,我也不好说啊”以后再看看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没在听过小叔的消息。直到接到姑奶的电话,说,小叔要订婚了,让我们一家一定要过去。

这位年轻姑娘挣扎一段时间后,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高级百货公司的工作,却因为一位顾客的投诉而失业了。听到此处,柏林小姐面色一变,她似乎想起,去年一月,她发了脾气投诉了一位姑娘,仅仅因为自己中意的衣服被母亲说更适合她,而她又不小心在她赌气的换上衣服后轻声一笑。

4

我们是在小叔订婚的前一天去的,隐约中,听到姑奶和姑爷说,这日子以后够晓峰(小叔)受的,姑爷劝姑奶说,别想那么多了,晓峰又不听你的,结婚后的日子是她们自己过。后来才知道,其实姑奶不大同意这么婚事,只是拗不过那时候的小叔。

订婚宴上,我终于见到了小婶。小婶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温柔的女孩,而是果断,干脆.

订婚宴上确定有关婚礼的一切事宜,两家谈得也很妥当,订婚宴顺利结束。

被辞退且没有推荐信额姑娘,饥寒交迫,无奈改名换姓,去到了酒吧工作。这里,她似乎遇到了爱情,日记里那似乎是她最美好的时光。被客人欺负时,柏林小姐的未婚夫出面帮助了她。然而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她。

5

因为我们一家大老远的来到姑奶家,所以,订婚宴的第二天,又都聚在了姑奶家。小婶也来了。

姑奶和妈妈,小姑忙活着这一大家子人的午饭,小婶就坐在那和小叔聊天。一点儿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直到所有饭菜都上桌后,小婶才起身到厨房拿了几双筷子。便坐在那等着吃饭。吃完饭后,就和小叔回了屋。

伤心失落,姑娘去海边住了两个月,留下了一张相片做纪念,多美丽,有气质的姑娘。

6

小叔和小婶的婚礼在那个小村里算的上是很不错的了。

新婚后的几个月里,日子还算平静。

我们第一次知道小婶和姑奶总是吵架的时候,是小叔打了小婶,小婶来市里做检查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这段时间,姑奶家鸡犬不宁……我们把姑奶接到了家里。

姑奶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大哭起来。

她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吵架了,只是这次,小婶当着小叔的面儿对姑奶破口大骂,小叔一气打了她,打的还不轻。

小婶骂姑奶是老不死的,还说早晚有一天会杀了她,实在不知道,姑奶和小婶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听姑奶说,小婶在婚后没几天,就辞了卫生所的工作,说是帮姑奶打理家,谁知,辞了工作的她,一睡就是一上午,家里的活也一手不伸,姑奶有些不高兴。说过她,小婶却说她还得给她们家传香火呢。多睡一会儿都不让……总之,小婶处处顶撞姑奶。而小叔,每次也都不说话。

我还听姑奶说,小婶消失了五天,不知道去哪了,最后是小叔把她接回来的,再问别的,小叔就什么都不说了。

姑奶哭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我知道,这只是这段时间的一部分,还有很多事儿,是姑奶都不愿再提的了。

小婶出院后的日子到是消停了不少,本以为她们冰释前嫌,没想到,她们却像陌生人一样,坐在一起吃饭,都不说话。

不知道,这种生活要到什么时候……

在见到姑奶,就是过年的时候了,姑奶这一年老了很多。看着忙前忙后的姑奶,在看看在手机旁谈笑风声的小婶,心中一种心疼感油然而生。

小婶怀孕了……

之后,为生活所迫,她回到了酒吧工作,这里她又遇见一个人。一开始,她是不愿意发生什么的,但是那位客人似乎喝醉了失去了理智。在强力后,姑娘也没有为难少年。少年迷上了姑娘,一次一次,姑娘怀孕了。少年要娶她,她拒绝了,因为她知道他们不是一个阶级的人,不可能在一起。少年偷偷拿了公司的钱接济姑娘。姑娘知道后,强烈拒绝了少年,并要求他离开他。慌乱而懦弱的少年也就真的离开了。

两周前,姑娘实在无奈,去寻求协会的帮助。然而,Mrs.Birling并不相信姑娘被未婚夫抛弃的一套说辞,更何况姑娘在一开始竟然自称Mrs.Birling,孰不可忍。

说道这里,大家很是慌乱。Mr.Birling担心自己快要到手的爵位会为此事而丢掉,Mrs.Birling还是语气强硬,推卸着什么,未婚夫收到了柏林小姐退回的订婚戒指,苦恼不已,柏林小姐自责不已。而Eric在听说姑娘是喝清洁剂五脏俱焚而死时,痛苦不堪,他的孩子啊。

警长goole or
goold离开了,炸开锅的两个男打起电话,发现并没有什么警长也今晚没有什么自杀的姑娘,一切都是一个恶作剧。

就在此时,一个美丽的姑娘放下了写日记的笔,穿戴整齐,离开了房间,出了门。坐在白色的椅子上,她打开了清洁剂的瓶盖,狠心灌下去。Mr.God
看着,却不能做什么,医院里,姑娘美丽而憔悴的大眼睛痛苦地挣着,医生无能无力,只能放着这一双明眸暗淡下去。

似乎只是经历了恶作剧的几个人正在安抚着自己受惊的情绪,一个带着不好消息的电话突然响起……


罪恶之家,密码: 3zk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