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雁落晚霞,初秋植物记

白蜡树

古风故事

泰禾“院子系”于全国陆续发力,从“泰禾•北京院子”开盘售罄,到“泰禾•厦门院子”惊艳亮相,开山之作“泰禾•中国院子”更是盛世承启,巨制“国藏院宗”、“善水院落”、“乾坤院境”等三大形制院落,再度续写中国院落别墅的传奇风采。

  庭院平台下,有五株白蜡树,五十年代街道搞绿化所植,已有碗口粗。每值晚秋,黄叶飘落,日扫数次不断。余门前一株为雌性,结实如豆荚,因此消耗精力多,其叶黄最早,飘落亦最早,每日早起,几可没足。清扫落叶,为一定之晨课,已三十余年。幼年时,农村练武术者,所持之棍棒,称做白蜡杆。即用此树枝干做成,然眼前树枝颇不直,想用火烤制过。如此,则此树又与历史兵器有关。揭竿而起,殆即此物。

www.cabet799.com 1

“泰禾•中国院子”的打造,不只是资金、人力与物力的大量投入,更渗入了巨大的时间与心血。经过十数载极致研磨中国建筑文化之后,“泰禾•中国院子”不仅传承了中国传统人居、园林的精神与精髓,更完成了从“中国院落别墅”到“全精装私家院落”的产品全面升级,开创了北京首个全精装院落。在造园工法上,其更是糅合传统与现代工艺手法,修炼出一套自己的“五大营造法式”。

  石榴

正文

www.cabet799.com 2

  前数年买石榴一株,植于瓦盆中。树渐大而盆不易,头重脚轻,每遇风,常常倾倒,盆已有裂纹数处,然尚未碎也。

-01-

“泰禾•中国院子”实景拍摄

  今年左右系以绳索,使之不倾斜。所结果实为酸性,年老不能食,故亦不甚重之。去年结果多,今年休息,只结一小果,南向,得阳光独厚。其色如琥珀珊瑚,晶莹可爱,昨日剪下,置于橱上,以为观赏之资。

她,死了。

空间基底私享北京最大庭院

  丝瓜

入土时分,只带入了一瓣花香。

0.33超低容积率的规划,造就出了“泰禾•中国院子”天开地阔的庭院尺度。院落面积最小一亩、最大达六亩,每座大院庭院面积均大于建筑面积,当之无愧成为北京别墅中,庭院尺度最大的院落式别墅。其次是私密性,特有的街巷体系及四米高墙的宅门体系,将独门、独栋、独院的围合式别墅私密性发挥至极,奢享全北京最大的私家园林。

  我好秋声,每年买蝈蝈一只,挂于纱窗之上,以其鸣叫,能引乡思。每日清晨,赴后院陆家采丝瓜花数枚,以为饲料。

但她于世,却留下了一片流言。

依院鉴筑 定制式精装庭院

  今年心绪不宁,未购养。一日步至后院,见陆家丝瓜花,甚为繁茂,地下萎花亦甚多。主人问何以今年未见来采,我心有所凄凄。陆,女同志,与余同从冀中区进城,亦同时住进此院,今皆衰老,而有旧日感情。

陆家庭院花开否?这是她去世后,留下的流言,在望雀城中人皆道之。

“泰禾•中国院子”每座大院,皆依照院落的尺度、气质,设计与其相符的建筑体量、外型、色彩、质感等,将不同形式的亭、台、楼、榭、阁、桥植入院中,达到一院一景。每座院落的庭院风格、造景元素、比例尺度、意境表达、功能设施等均不相同。呈现出一个个精雕细刻、集东方园艺精髓之大成的艺术品。并采用“对称”、“呼应”、“映衬”、“虚实”等一系列艺术手法,缔造出充满节奏和韵律的园林空间。曲径通幽、四时景致缤纷的精装庭院,百看不厌之余,亦具备精妙的功能性与实用性。

  瓜蒌

仿若数十年前,

地道工法 完美工艺佳作

  原为一家一户之庭院,解放后,分给众家众户。这是革命之必然结果。原有之花木山石,破坏糟蹋完毕,乃各占地盘,经营自己之小房屋,小菜园,小花圃,使院中建筑地貌,犬牙交错,形象大变。化整为零,化公为私,盖非一处如此,到处皆然也。工人也好,干部也好,多来自农村,其生活方式,经营思想,无不带有农民习惯,所重者为土地与砖瓦,观庭院中之竞争可知。

陆家千金尚嫁否?望雀城中人皆道之。

“泰禾•中国院子”集合各领域最优秀的艺术工匠,每座大院都由世界级园林大师、古建工程师、民间园林艺人,历经上千道传统造园工序打造而成。中国古建筑的木作、石作、砖作等传统工艺皆运用其中,以最地道的工法精雕细琢出不同的亭台楼榭,呈现出不同景致独特的特色与温润,并将这些完美的艺术佳作,收藏于大院之中。

  我体弱,无力与争。房屋周围之隙地,逐渐为有劳力、有心计者所侵占。唯窗下留有尺寸之地。不甘寂寞,从街头购瓜蒌籽数枚,植之。围以树枝,引以绳索,当年即发蔓结果矣。

人人所道的陆家花,植于陆家千金幼年时分。

叠石理水 山水园林意境

  幼年时,在乡村小药铺,初见此物。延于墙壁之上,果实垂垂,甚可爱,故首先想到它。当时是独家经营的新品种,同院好花卉者,也竞相种植。

那年,陆芸落地六载,陆家庆其生辰。

叠山理水乃造园最主要因素之一。“泰禾•中国院子”以磅礴手笔将中国四大名石,首次在一园之中得以全部采用。并承继中国千年“水文化”,一条龙脉水系,连贯全园乾坤,同时设置环绕水系、水渠系、喷泉系、涌泉系等四大水系,灵活表现出静态水与动态水的各种之美并且赋予不同寓意。园中或池中叠山造景,或依水一峰巧石,或驳岸散置自然山石,营造出一派“山因水而活,水得山而媚”的江南山水意境生活。

  东邻李家,同院中之广种博收者也。好施肥,每日清晨从厕所中掏出大粪,倾于苗圃,不以为脏。从医院要回瓜蒌秧,长势颇壮,绿化了一个方面。他种的瓜蒌,迟迟不结果,其花为白绒状,其叶亦稍不同,众人嘲笑。李家坚信不移,请看来年,而来年如故。一王姓客人过而笑曰:此非瓜蒌,乃天花粉也。药材在根部。此客号称无所不知。

陆家上下张灯结彩,酒桌满堂。

栽花植木 醇熟丰美胜景

  我所植,果实逐年增多,李家仍一个不结。我甚得意,遂去破绳败枝,购置新竹竿搭成高大漂亮架子,使之向空中发展,炫耀于众。出乎意外,今年亦变为李家形状,一个果也没有结出。

一家老少待客繁忙,陆芸欲见其父,父趋之。陆芸欲见其母,母劝之寻父。本乃陆芸之生辰之日,怎倒像是其父叙旧之日。

花木是自然园林不可或缺的因素,犹如园林之发,增添美感。“泰禾•中国院子”对花木的选择与搭配,秉持四项原则,一讲姿态美,二讲色美,三讲味香,四讲寓意,以形成园林层次美、四季美、淡雅美、寓意美。而对于园里的每一棵树,“泰禾•中国院子”可谓倾尽心思。耗时六年选苗移栽,寻访逾50万公里,得来园中成树近万株,最高参天30米,最粗胸径60厘米,均100%全冠移植。苗木栽种360°斟酌最佳视角,再加上管理人员每日的精心照料,方呈现出院子“三季有花、四季常绿”的自然画境。

  幸有一部《本草纲目》,找出查看。好容易才查到瓜蒌条,然亦未得要领,不知其何以有变。是肥料跟不上,还是日光照射不足?是种值几年,就要改种,还是有什么剪枝技术?书上都没有记载。只是长了一些知识:瓜蒌也叫天花粉,并非两种。王客所言,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陆芸郁郁不欢,坐于庭院观梅赏花。花开满园,然其一朵低垂于地,根折。陆芸欲上前扶之。

www.cabet799.com,“泰禾•中国院子”以专业标准、追求完美、几近严苛的造园工法不仅达到自然美、建筑美、绘画美和文学艺术的有机统一,更给国人及世人演绎了既成熟又大美的园林盛景。相信它值得每一个钟情院子的人用心鉴藏以及相传家族后代。

  然我之推理,亦未必全中。阳光如旧并无新的遮蔽。肥料固然施得不多,证之李家,亦未必因此。如非修剪无术,则必是本身退化,需要再播种一次新的种子了。

正当陆芸手扶鲜花之际,忽地一声大喝,一粗布破衫男孩冲上前来一手夺其手中花。

文本由搜房网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

  种植几年,它对我不再是新鲜物,我对它也有些腻烦。现在既不结果,明年想拔去,利用原架,改种葡萄。但书上说拔除甚不易,其根直入地下,有五六尺之深。这又不是我力所能及的了。

男孩怒声责备:“梅花守岁一载,尚开七曜!你竟折之,是何居心?”

  灰菜

陆芸哑然,正欲责其过,哪料这斯反倒先声于人。她愤然辩之,男孩怒气更甚。

  庭院假山,山石被人拉去,乃变为一座垃圾山。我每日照例登临,有所凭吊。今年,因此院成为脏乱死角,街道不断督促,所属机关,才拨款一千元,雇推土机及汽车,把垃圾运走。光滑几天,不久就又砖头瓦块满地,机关原想在空地种些花木,花钱从郊区买了一车肥料,卸在大门口。除院中有心人运些到自己葡萄架下外,当晚一场大雨,全漂到马路上去了。

陆芸本便在双亲冷落下泪朦了双眼,此时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分明自个生日怎就受尽委屈,其泪腺瞬息奔溃,点点泪雨落满地,声声泣言传府邸。

  有一户用碎砖围了一小片地,扬上一些肥料。不知为什么没有继续经营。雨后野草丛生,其中有名灰菜者,现在长到一人多高,远望如灌木。家乡称此菜为“落绿”,煮熟可作菜。余幼年所常食。其灰可浣衣,胜于其他草木灰。故又名灰菜。生命力特强,在此院房顶上,可以长到几尺高。

-02-

  1985年10月8日

这一听千金大小姐泣声连连。陆家夫人当即率着一帮人马前来庭院。

“怎的了?怎的了?”

陆家夫人连声安慰陆芸,陆芸哭声不止。

陆家夫人双眼怒视着身旁的粗布破衫男孩,厉声问:“此为何家顽童?”,身旁一侍女应声:“花奴陈伯孙,单名一个泉。”

陈泉见夫人欲怒颜责备,正要辩其是非。

此刻,花奴陈伯匆匆赶来,一路跌跌撞撞哀声道:“夫人饶命!夫人饶命!”

陈伯将其孙护于怀中,连连磕头。陈泉紧抵下唇,怏然不乐,愈想愈不欢,怎地都不愿磕头。陈伯当即就是一个耳光呼来,便连声向陆家夫人陪不是。

陈泉被陈伯一个耳光扇懵了圈,泪水涌现,在原地楞了片刻,他猛地挣脱陈伯的束缚。向后跃起,指着已哭干了泪的陆芸便道:“分明是其有过在此,凭甚责之于我!”

陆芸一听,刚干的泪痕又湿了。

为此陆家夫人顿时火冒三丈,亲自上前一耳光扇于陈泉脸上。陈泉一个踉跄摔于地,陈伯头磕的更响了。然陆夫人一声冷哼,吩咐下人将其拖出去。

陈伯一听,脸刷地一下白了,满脸泪痕的将其孙扯入怀里,将其头狠狠按下,哀哭声不断的喊道:“夫人饶命啊!”

陆夫人冷视一眼,便欲带陆芸回房。

陆芸见陈伯爷孙挣扎于地哀声连连,怎地也迈不开回去的步子。紧咬了许久的牙关后,忽地大声叫了句住手。

下人愣住了,陈伯爷孙愣住了,陆夫人也愣住了。

陆夫人惑之不解,只听得陆芸低声碎碎道:“这事儿,不可怪他。是女儿……是女儿折花在先,他厉声制止……望娘亲莫怪。”

陆芸说罢,轻咬嘴唇,低头不语。

陆夫人听后,微叹。抚其女之发,对下属摆摆手,示意罢了。

陈伯连忙跪地,将其孙按下,直呼着:“谢夫人开恩,谢小姐开恩!”,一旁在陈泉耳边低声厉语:“还不给夫人小姐道恩?!”

陈泉不语,头微低,紧握花之手,微松。

陆夫人摇了摇头,便带着陆芸回房去。退前,向几名下人深深一视。

-03-

几日后。

陆芸抱着一本书籍前往书阁,途径庭院,忽一石子落于脚旁。顺声望去,正见远处一人向着自己招手。

陆芸走近一看,竟是陈泉,此时他鼻青脸肿的样子,真有些认不得。

陆芸问道:“怎的了?”

陈泉回应:“前日,我莫是错怪你了?”

陆芸嫣然一笑,轻轻点了点头,继而道:“你还未曾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的了?为何鼻青脸肿的?活像个猪头。”

陈泉张了张嘴,又闭下了。他从破旧的口袋里,掏出一粒豆蔻大的种子,递予陆芸,说道:“那日错怪于你,我来此道谢的。”

陆芸接过种子。陈泉继而道:“此乃我二舅自沙漠带回的一颗花种,他道其是普天之下最美的花朵。前日我既诽你折一枝,如今便赠你一花,自此俩清,可好?”

陆芸看着手中小巧的种子,默而不言,片刻后轻语:“可我并不会种花,恐是见不得花开了。”

陈泉恍然,便笑道:“我便教于你种之,待得花开之日,便俩清,可好?”

陆芸点头应许。

-04-

一晃便是三载。

窗前梅开满窗,然陆芸所植之花仅是发了芽生了根。

“这是什么花,怎会生得如此之慢?年过三载,竟是只探了个绿脑袋。”

陆芸蹲于花前,疑惑着,陈泉立于其身旁摇着头,也是不解。

陆芸忽的笑语:“瞧这速度,愣是待你诗成之日,想必花都未开。”

俩人自种花那日起,便时而于庭院会面。泉授之于芸植花,芸授之于泉赏诗。俩者相依,倒是好生有趣。奈何陈泉诗意乏之,年逝三载也作不得一首好诗,陆芸如此道来,可正不是调笑于陈泉么?

陈泉好个不痛快,当即道来:


庭开花俩瓣,道是未来时。
花开亦有期,少年亦成器。
路长云相伴,晨泉盼晚夕。
愿作此小诗,莫笑少年誓。

陆芸听罢莞尔一笑,便语:


路遥遥而知远行,云淡淡而明天晴。
成诗豪言未来时,全凭少年一心倾。
愿盼君心似繁星,伴得明月亮晶晶。
终其此生须尽意,生来也不枉此行。

俩人相谈正欢,却传来一声呼唤,回头便见陆夫人撅眉不悦道:“芸儿,先生正于书房等候,你却在此与下人相谈甚欢,好生怠慢!”

“娘亲教导的是。”陆芸一吐舌,便退去书阁。

陈泉一见夫人来,当即便欲退下。待陆夫人遣去陆芸后,却叫住了陈泉。陈泉立于地,陆夫人对其笑问道:“粪蝇怎言龙凤语?”

陆夫人说罢,便退去。

陈泉握拳不语,片刻后低声愤然道:“龙凤心似蝇,金言也粪语!”

-05-

自此。

光阴似箭,弹指六载,梅香六岁。庭院花长六尺,叶生六瓣,未开。

陆芸亭亭而立,陈泉神采奕奕。俩者心中皆生一人,然陆夫人心中尚生一刺。

陆家亭阁,陆老爷正饮茶养神,陆夫人踱步而来。

陆夫人问陆老爷:“老爷,芸儿已过豆蔻年华,是否备置亲事?”

陆老爷晃晃头:“岁月如梭,岁月如梭。怎转瞬之间闺女已入成家之龄!是该好好备置妥当了。”

无几日,望雀满城皆知陆家招女婿,陆家提亲门贴来而不断。

为此,陆芸愁眉不展。

陈泉傍于陆芸身侧问:“可是愁亲事?”

陆芸点头,抿嘴不语,直视陈泉眼眸,眼眸似水流转不止。

二人相视,片刻后,陈泉指向十年未曾绽放的庭院花,问道:“可愿伴我共赏此花开满园。”

陆芸嫣然一笑:“女子植花之技,尚未得之。怎愿离去?君若相伴,伊人甚盼。”

陈泉笑语:“花开会有时,浓云总会晴。”

俩人相偎,共赏园林。

-06-

时过三旬。

期间,陆家老爷夫人数次会见其女。方圆百里达官富贵,各路公子哥,陆家可谓是将其列满了本花名册。

这日夜间,陆老爷又见陆芸。

陆老爷坐于厅堂之上,端着茶几,茶还冒呼热气。陆芸独自来到厅堂,厅堂只有老爷一人,显得格外空阔,静下来听得见风声。

“爹地,女儿来了。”

陆芸心知其父所谓何事,正心想如何回避相亲之事。

然而,陆老爷不语,扁着嘴,端着茶几,时而品品,时而放下。

茶凉,风起。

陆芸问:“爹地,唤女儿来所谓何事?”

陆老爷将茶几立于胸前,稍顿,低语:“你的亲事可是斟酌的如何了?”

陆芸答之:“并无中意之人。”

话音刚落,陆老爷猛的一拍桌案,茶几盖落于地响起哐当之声,陆老爷厉声叱喝:“好个并无中意之人!望雀城内青年俊杰竟无一中意!我女儿倒是好眼光啊!”

陆芸闭口不答,轻抵嘴唇无所言。

陆老爷鼻息起伏,怒视其女。片刻后,拾起落地之茶几盖,品茶三升。陆芸悄然视之,汗俱下。

相视无言半响。陆老爷道:“尚有公子一名,你可愿知其一二?”

陆芸咬齿,眉皱三深,缓缓道来:“爹地,女儿方年幼,尚且不愿嫁于他人。愿多伴双亲三俩载。”

陆老爷一听,倒是嘴角微翘,言道:“所谓公子,乃家中陈伯之孙,单名一个泉字,自幼双亲尽失,愿入赘我陆家,你可中意?”

陆芸听罢愣了片刻后,笑颜绽放轻吐二字:“中意!”

陆老爷含笑品着茶,摇头道:“方才谁曾说,尚且不愿嫁于他人。愿多伴双亲一二载。”

如此一听,陆芸羞红了脸,来到陆老爷身侧,揉其肩膀,笑语:“爹地日夜操劳,定是出现幻听了。”

“你这丫头。”陆老爷直摇头,忽地道来:“陈泉若要进我陆家门,可得过你娘亲那关。”

陆芸听后,手中的揉捏愈揉愈缓。陆老爷继而道:“你娘亲对其甚是不喜,在陈泉许久候问下,便让陈泉赴京赶考,若功成名就,便肯应许于他。”

陆芸停下了手中的揉捏,陆老爷为此指着肩问道:“怎得停手了?”然其回头便见陆芸怏然不乐的冷哼一声,对其肩重锤之,便退回房了。

次日,陈泉道别陆芸于陆家庭院。

陆家庭院花叶生七瓣,陈泉指其道:“定伴伊人共赏之。”

二人告别,笑颜相送。

转身,泪俱下。

-07-

梅香又三年,庭院花长俩枝,未开。

陆芸立于花前,赏之。

一簪花侍女踱步而来道:“小姐,夫人唤你。”

陆芸料到定是相亲之事,自陈泉离家三年后,陆夫人便不愿等待,催亲之事着实勤快,三天俩头便唤一公子来家中拜访。

陆芸回屋,许久,屋内忽的传来争吵之声。

“你莫在袒护陈家毛头!其已求取功名三年有余!若学而不器,恐是终生无望。若有幸中榜,恐是飞黄腾达弃之你于不顾!你怎的榆木脑袋,好个不识相呢?!”

“娘亲!陈泉岂是小人也?!其祖父陈伯尚于府中,其会弃之于不顾?!”

“芸儿,三年有余,你怎晓得其心性不变?若其重情重义,怎会三年之久,尚不曾寄与书信一封?你可曾收其书信?”

“……不曾。”

屋内寂静,隐约传来泣涕之声。

“芸儿,你可懂得人之一字,撇捺俩笔意为俩道,人生在世乃时刻于俩道之间抉择!一个分岔则渐行远之,此日泉非彼日泉也。”

陆芸默而不答。

“莫怪娘亲直言之,陈家毛头三年音讯全无,鹿死他乡也未曾不是!莫不成你等其一世?!”

屋内传来一声怒斥:“你休得胡言!他……他定会安然而归!等其一世又有何妨?!”

“哼,娘亲再给其半载光阴,倘若音信全无,嫁与不嫁可就由不得你了!”

沉重闭门声自室内传出,惊散一帮丫鬟。

不多时,陆芸现身庭院,望于庭院花三俩眼,皱眉哀叹之,匆匆行过。

“花开三年尚生枝,君别三载信全无!”

-08-

转瞬之间,半载已过。

陆家庭院地,夜夜长流哀叹一声。

然望雀城中,却欢天喜地,人人道之陆家千金近来亲事已定。

“听闻陆家千金将嫁于李家公子?”

“吾以身家性命担保,此事可得当真!陆家都已张灯结彩,红毯铺地了!”

“想那李家公子与陆家千金,可真是才子配佳人!天作之合啊!这门亲事恐是没得跑了!”

……

城内贺声不断,陆家亦是喜气正盛。

陆芸闺房之中,其母正为其梳妆。

“芸儿,次日你便成李家夫人了。入了李府后,若是念家了,便常常回家看看。”

“女儿知道了。”

陆夫人笑颜盛之,陆芸面色全无。

天色入昏,陆芸默而观花,眼无神,颜无色。忽的,一人影现于庭院,陈伯也。

陈伯自庭外徘徊良久,终是行于陆芸身前,唤于陆芸。

陆芸讶然道:“陈伯,怎的了?”

陈伯支吾良久,欲言又止,哀然回首道:“小姐,老奴无事,只盼小姐此番亲事幸福此生。”

“谢陈伯。”陆芸默然,望于陈伯渐渐离去。忽的愁上心头,猛然叫住陈伯:“陈伯,是否有泉之音信?”

陈伯离去的身影一顿,哀叹一声,面向陆芸点头示之。

陆芸心头一跳,快步来到陈伯身侧,深视之,双眼求言甚切。

“罢了,罢了!”陈伯叹道:“月前,邻坊小生宋溪自京城归还,其乃吾孙儿时玩伴,上京路途偶遇吾孙泉儿。其言吾孙已考取功名,然国乏将领,圣上派遣吾孙南下服兵三年!其言,泉儿对吾甚是牵挂,又言泉儿声声不离陆家千金,句句欲盼与卿赏花。”

“泉儿甚是愧于小姐,又使小姐候三年。泉儿又言,若待其归来之日,小姐已为他人妇,必不责之,只愿小姐幸福安康。”

语落万金重,陆芸心神不定思绪万千。

陈伯哀然道:“此番言语,只愿告知小姐三年尚未白白等候,泉儿日日惦念于汝。言已至,小姐也可安心嫁于他人,泉儿也愿祝与幸福。”

陈伯见陆芸立于原地神游九天,便先行告退。待得陈伯离去,陆芸身型一晃,栽倒于地,双眼流淌三尺泪花,心头又喜又怨。

夜不得眠。

次日,陆芸成亲之日,正当陆家老少迎驾新娘之时,却寻不得新娘踪影,陆家上下可谓是炸开了锅。

不多时,望雀城内也是人声鼎沸,众说纷纭。

“听闻,陆家千金竟罢婚出逃了?!”

“那可不,陆家老爷、夫人当场气白了眼,李家公子也是吐血三升!这将过门的夫人竟自个跑了!”

“啧~这人之一生,最妙的便是不知下一刻将有何事发生啊!”

……


。上卷(完)

下卷(瞎更新中)

这个故事可谓是憋死老身咯~
头一次写古言,欢迎各种姿态喷~
本来去年12月写之,竟拖到如今,总算更完了上卷,然而故事才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