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江青文章目录,演出就要开端

  聪:要闲着一事不做,至少是不务正业,实在很不容易。尽管硬叫自己安心养病,耐性等待,可是总耐不住,定不下心。嘴里不说,精神上老觉得恍恍惚惚,心里虚忒忒的,好像虚度一日便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一切。生就的脾气如此难改,奈何奈何!目力在一月十六至二十七日间一度骤然下降,几乎每秒昏花;幸而不久又突然上升,回复到前数月的情形,暂时也还稳定,每次能看二十分钟左右书报。这两天因剧烈腹泻(近乎食物性中毒的大水泻),昏花又厉害起来,大概是一时现象。……

  一、《宝宝的爸爸》(张淑贞),《新社会》半月刊七卷三期,一九三四年八月一日。

演出就要开始
日本国北海道文化使节访问团一行24人应邀来我国某市演出。演出前,中方工作人员把艺术剧院的舞台擦得一尘不染,光可鉴人。因为日本的演员在表演舞台剧时有一个习惯,一般赤足或仅穿一层薄袜。
剧院内座无虚席。演出再有10分钟就要开始。依据安排,日本文化访问团长演出前有一段讲话。大家找来找去没找到,主持演出的同志着急了,他跑到前台想向观众朋友解释一下。当他刚走出后台幕布,借着昏暗的灯光发现让人吃惊的一幕:那名团长气喘吁吁地光脚来来回回一寸一寸地摩擦着舞台的每一角落。他旁若无人,专心致志地干着这项累人的工作,不时俯下身用手摸索着光滑的地板,决不放过一寸地方。大约持续了10多分钟,才告结束。
演出晚了10分钟才正式开始。在后台,那名叫加藤的60多岁的团长,擦了一把汗,长长地吁一口气,脸上带着满意的神态。
通过翻译,加藤团长歉意地说:“不是不相信中方人员的工作,而是个人的一个习惯。舞蹈的韵律出自于双足的优美表演,万一地上有什么东西硌了脚,那就太对不起艺术,对不起观众了,我不想偶尔的一个不慎,破坏了艺术的完美和在观众心里的形象。”
众人哑口无言。但细心人还是发现,加藤团长偷偷丢弃在果皮箱里一个小纽扣和一个小木片。
有时候,小细节决定一个大事情的成败,艺术如此,人生不也如此吗?

  今冬你们经常在严寒袭击之下,我们真担心你们一家的健康,孩子幼小,经得起这样的大冷吗?弥拉容易感冒,是否又闹了几次“流感”?前十日报上说英国盛传此病。加上你们电气煤气供应不足,想必狼狈得很了?

  二、《王秘书的病》(张淑贞),《新社会》七卷四期,一九三四年八月十六日。

  一月十五日以后的北欧演出,恐怕你都未去成?S.Andrews[圣·安德鲁]的独奏会不是由Lilli
Klauss[莉莉·克劳斯]代了吗?但愿你身体还好,减少那几场音乐会也不至于对你收入影响太大!

  三、《催命符》(张淑贞),《新社会》七卷六期,一九三四年九月十五日。

  九月是否去日本,已定局否?为期几日,共几场?倘过港,必须早早通知,我们守在家中等电话!

  四、《拜金丈夫》(张淑贞),《新社会》七卷八期,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六日。

  三月十五日后的法国演出,到底肯定了没有?务望详告!巴黎大学的Monsieuz
Etiemble[埃蒂昂勃勒先生]一定要送票!他待我太好了,多年来为我费了多少心思搜求书籍。……

  五、《还我和珊》(淑贞),《新社会》七卷十期,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十六日。

  世局如此,美国侵越战争如此残暴,心里说不出有多少感慨和愤懑。你秋天去日本能否实现,也得由大势决定,是不是?

  六、《读书杂记》(云鹤),《中学生》五十五期,一九三五年五月。

  七、《为自由而战牺牲》(蓝苹),《电通》半月画报六期,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

  八、《我与娜拉》(蓝苹),《中国艺坛画报》,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三日。

  九、《垃圾堆上》(蓝苹),《大晚报》,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九日。

  十、《我的职业经验》(淑贞),《青年界》九卷一期,一九三六年一月一日。

  十一、《随笔之类》(蓝苹),《大晚报》,一九三六年一月一日。

  十二、《农村演剧生活》(蓝苹),共十六篇,连载于《时事新报》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日至六月六日。

  十三、《儿呀,快长快大吧》(蓝苹,抄录任钧的诗),《大公报》,一九三六年十月十日。

  十四、《悼鲁迅先生》(蓝苹),《大公报》,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十五、《再睁一下眼睛吧,鲁迅!》(蓝苹),《绸缨》月刊三卷三期,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十六、《家庭里的事》(蓝苹),《大沪晚报》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十七、《三八妇女节——要求于中国的剧作者》(蓝苹),《时事新报》,一九三七年三月八日。

  十八、《关心于白薇者的提议》(蓝苹),《妇女生活》四卷六期,一九三七年四月一日。

  十九、《从〈娜拉〉到〈大雷雨〉》(蓝苹),《新学论》一卷五期,一九三七年四月五日。

  二十、《〈大雷雨〉中的卡嘉邻娜》(蓝苹),《妇女生活》四卷七期,一九三七年四月十七日。

  二十一、《我们的生活》(蓝苹),《光明》二卷十二期,一九三七年五月二十五日。

  二十二、《一封公开信》(蓝苹),《联华画报》九卷四期,一九三七年六月五日。

  二十三、《收获的季节》(江青),《东南日报》一九四六年九月七日。

  二十四、《新时代的彩车——赠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李进)《新华日报》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二十五、《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开火》(高炬),《解放军报》一九六六年五月八日。

  二十六、《首都举行文艺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上的讲话》(江青),《红旗》一九六六年十五期。

  二十七、《谈京剧革命——一九六四年七月在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人员的座谈会上的讲话》(江青),《红旗》一九六七年六期。

  二十八、《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庆祝大会上的讲话》(江青),《红旗》一九六七年六期。

  二十九、《江青讲话选编》,人民出版社一九六八年八月出版。包括——

  《在文艺界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为人民立新功——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二日)。

  《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日)。

  《在安徽来京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九月五日)。

  《在接见河南、湖北来京参加学习班的军队于部、地方干部和红卫兵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九、十日)。

  《在北京工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三十、《林彪(整版照片)》(峻岭),《人民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及《解放军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合刊。

  三十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峻岭摄影》,《人民日报》,一九七一年八月九日(又载《人民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合刊及《解放军画报》一九七一年七至八期合刊)。

  (备注)

  一、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大沪晚报》刊出署名“蓝苹”的《期待》一文。但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八日《大公报》刊出《蓝苹启事》,如下:“十月二十九日本埠大沪晚报副刊载有署名‘蓝苹’之《期待》一文,并非拙作,未敢掠美,特此声明。”

  二、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大公报》《业余剧人们的三言两语》一文,刊载蓝苹之语:“我希望我做一个黛沙而不是卡嘉邻娜。”

  三、一九三六年七月四日上海《大公报》发表乔琳《唐蓝珍闻》一文。文提及蓝苹“时常有稿子在报上发表”,“她到济南去的前后几天,还有好几篇稿子在《时事新报》——《青光》(副刊)上发表。《南行车中》、《农村演剧杂写》是其中的两篇”。经查核,《农村演剧杂写》即《农村演剧生活》,署名蓝苹。阅其文章,确系蓝苹所作。《南行车中》则署名“蓝喷”。在《时事新报》上以“蓝喷”署名而发表的散文、小说甚多,难以确定是否系蓝苹所作,故未列入以上日录。

  蓝喷发表于《时事新报》上的文章有:

  《松江之鲈》 一九三六年二月十九日

  《小酒店》 一九三六年三月十六日

  《登记》 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五日

  《香市小景》 一九三六年四月一日

  《余山行》 一九三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渤海之夜》 一九三六年四月三十日

  《探监》 一九三六年五月六日

  《施医局》 一九三六年五月十四日

  《小轮船上》 一九三六年五月十六日

  《渔汛》 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枫泾布》 一九三六年六月十五日

  《南行车中》 一九三六年六月十八日

  《公墓之夕》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我做了肉票了》 (上、下) 一九三六年八月十八、十九日《在轮埠上》 一九三六年九月五日

  《旧照》 一九三六年九月十一日

  《生路》 (短篇小说连载六天) 一九三六年九月十二至十七日《新谷》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三日

  《粉笔字》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残余的人类》 一九三六年十月二日

  《小猪的市场》 一九三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秋夜》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三日

  《六婆婆上全节堂》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七日《某晨记事》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忧郁的调子》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雨天的旅行》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余山之行》 一九三七年二月十七日

  《房东的故事》 一九三七年三月二十日

  四、以上目录,收入江青公开发表的文章。在“文革”中,各地造反派、红卫兵组织曾印行各种版本《江青文选》,收入的江青文章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关于“革命样板戏”的一次讲话;二是在“文革”中在各种群众集会上发表的讲话。

  综合各种版本《江青文选》,篇目如下:

  《在“电影指导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年九月八日。

  《在“一般故事片题材规划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五○年十月十四日。

  《对几个话剧的批评意见》,一九六三年——一九六四年。

  《对京剧(沙家洪)的指示》,一九六三年——一九六五年。

  《谈京剧革命》,一九六四年七月。

  《对〈红灯记〉〈革命自有后来人〉演出人员的讲话》,一九六四年七月十三日。

  《同美术学院教员的谈话》,一九六四年十月二十五日。

  《参观美术展览时的谈话》,一九六四年冬。

  《对沪剧(红灯记)的修改指示》,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五日。

  《关于音乐工作的一次谈话》,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八日。

  《审查〈烈火中永生〉样片时的指示》,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对电影〈海鹰〉的指示》,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一九六五年五月五日。

  《对京剧〈奇袭白虎团〉的指示》,一九六四年——一九六五年。

亚洲城ca88,  《对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指示》,一九六四年——一九六五年。

  《对〈南海长城〉的创作和拍摄问题的指示》,一九六四年——一九六五年。

  《对京剧改编工作的指示》,一九六五年一月。

  《对改编京剧〈红岩〉的指示》,一九六五年一月。

  《对于音乐工作的指示》,一九六五年一月十四日。

  《给钱浩梁同志的信》,一九六五年三月。

  《关于〈奇袭白虎团〉给张春桥同志的一封信》,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七日。

  《江青同志就京剧革命问题给云南省京剧团的指示》,一九六五年六月一日。

  《对京剧〈海港〉的指示》,一九六五年六月十一日。

  《对京剧〈智取威虎山〉演出人员的谈话》,一九六五年——一九六六年。

  《对京剧〈平原游击队〉的指示》,一九六五年——一九六六年。

  《对交响音乐〈沙家洪〉的指示》,一九六五年。

  《关于部分影片的批判意见》,一九六五年。

  《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一九六六年二月二日——二月二十日。

  《江青同志给林彪同志的信》,一九六六年三月十九日。

  《关于电影的问题》,一九六六年五月。

  《在北京大学的讲话》,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二日。

  《在北京大学对部分同学的讲话》,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三日。

  《在北京广播学院的讲话》,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五日。

  《在北京大学的讲话》,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五日。

  《在北京大学的讲话》,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在北京师范大学的讲话》,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七日。

  《在北京展览馆海淀区中学革命学生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八日。

  《在北京大学师生员工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八月四日。

  《对“红旗战斗小组”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八月六日。

  《在北京工人体育场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六日。

  《在首都红卫兵司令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七日。

  《向资反路线猛烈开火誓师大会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十月六日。

  《在北京市中学批判资反路线誓师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在全国在京革命誓师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一司、二司造反联络站、三司等代表的座谈会纪要》,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八日。

  《在人民大会堂讲话》,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接见来京上访职工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在接见徒步串连来京红卫兵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接见赴广州专揪王任重革命造反团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一月四日。

  《在新华社革命群众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一月七日。

  《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北航红旗代表谈话纪要》,一九六七年一月十日。

  《接见北京工人革命造反派时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九日。

  《接见全国革命造反派出版毛主席著作委员会筹委会座谈会纪要》一九六七年一月。

  《接见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群众代表的谈话》,一九六七年二月一日。

  《关于新闻片的谈话》,一九六七年二月四日。

  《接见青海八·一八联络站纪要》,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三日。

  《在总后机关于部大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三月三十日。

  《在四川汇报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同芭蕾舞剧〈白毛女〉演出人员的谈话》,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毛主席和江青同志“五一”节在中南海晚会上的谈话》,一九六七年五月一日。

  《江青同志等接见三军创作人员的谈话》,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对〈红灯记〉的指示》,一九六七年八月二日。

  《对中国京剧院〈智取威虎山〉演出人员的谈话》,一九六七年八月七日。

  《对工农兵芭蕾舞剧团演出〈白毛女〉的指示》,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二日。

  《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九——十二日。

  《在接见天津市革命委员会委员和天津市革命群众代表时的讲话》,一九六八年二月二十一日。

  《接见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张永生、杜英信同志讲话纪要》,一九六八年五月十九日。

  《对交响音乐伴奏京剧样板戏〈红灯记〉的指示》,一九六八年九月十九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